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多家商户遭遇提现难,餐饮服务商该如何监管?

2023-06-01 21:29:25 1056

摘要:央广网北京2月17日消息(总台央广记者管昕)直接在餐桌上扫码点餐并完成线上支付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餐厅采用了这样的点餐支付方式。但近日,不少餐饮商户向媒体反映称,2022年12月以来,他们通过餐饮软件系统服务商“哗啦啦”收取的账款,一直无法提...

央广网北京2月17日消息(总台央广记者管昕)直接在餐桌上扫码点餐并完成线上支付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餐厅采用了这样的点餐支付方式。但近日,不少餐饮商户向媒体反映称,2022年12月以来,他们通过餐饮软件系统服务商“哗啦啦”收取的账款,一直无法提现,而以往一般操作提现后次日即可到账。

“哗啦啦”官网称,目前,他们已签约餐饮商户超过40万,其中连锁客户占比82%。在中国餐饮百强品牌中,一半以上的企业享受着哗啦啦的服务。这么大的用户规模又一直运转正常,为何会突然出现无法提现的情况?本就属于商户的钱,为何要从“哗啦啦”再“转一道”?

记者在黑猫投诉上输入关键词“哗啦啦”,共有209条搜索结果。投诉内容均为餐饮商户无法提现,相关投诉最早出现在2022年12月9日。这些投诉问题的商户所涉及的金额少则几千元,多则数十万元。有商户留言说,“以往工作日提现第二天就能到账,这次一直未到账,涉及人数众多,是否有卷款跑路嫌疑。”

无法提现的商户金额少则几千元,多则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(记者管昕截图)

上海商户钟先生经营的是一家饮品店,12月1日—8日,他共有13717元无法提现。他联系了客服,对方起初表示,是系统升级所致。

钟先生:他(客服)就一直说系统升级,会到账只是慢,我们不可能一直这样等下去。经过它的结算渠道,应该在次日就到账了。它等于是一个集成的系统,比如你可能有集合点单,有外卖等这些。

河南三门峡的餐饮商户潘女士也对记者表示,她共有5万多元无法提现,这对一家小店来说,是一个月的营业额。

潘女士:我们是一个快餐店,一天就卖到两三千块钱。去年12月初的时候提现就一直不到账,客服各种理由,说最迟今年1月31日就给我们到账,结果1月31日还是到不了账,2月初跟他们联系,又推到3月31日,不知道现在啥情况。

还有更大的金额无法提现。记者看到,有网友在黑猫投诉反映称,他们集团下有125万多元无法提现,目前无法给门店员工开工资,无法给供应商结算款,无法进货,造成门店重大损失。而让不少商户感到被动的是,即使起诉到法院,连一份双方存在法律关系的电子合同都无法提供。

黑猫投诉上的商户投诉(记者管昕截图)

上海商户钟先生表示,哗啦啦系统包含点餐、收银、后厨划菜等多种功能,一次性的软件购置费用是2万多元,此外每年还需要支付1300多元的管理费。现在,在“哗啦啦”的手机软件平台上,已无法查询到结算规则。

钟先生:以前有结算规则,比如说在客户问答须知里面都有这些规则,现在那些东西全部没有了,他知道你截屏了之后就要去法院告他了。电子合同也不敢展示出来,我们就很被动。

多位餐饮商户表示,他们已经使用“哗啦啦”结算多年,从未遇到此情况。当初选择这个系统,看中的也是其较高的市场占有率。

“哗啦啦”官网显示,他们隶属于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公司成立于2011年,所属集团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和互联网小额贷款牌照,为客户提供支付及类金融服务。哗啦啦所服务的客户年交易总额超7000亿人民币,在2021年的行业大盘中,占比接近15%。

哗啦啦官网公司介绍(记者管昕截图)

记者以商户名义致电“哗啦啦”客服。对方表示,12月无法提现的款项将于3月底处理完。

客服:就2022年12月份的款项公司一直在处理,最晚不超过3月底会处理掉所有提现到账的问题。1月份之后的已经解决了,就是切换了支付系统,现在1月1日之后的提现都是当天到账,当天晚上10点提现,保证当天肯定会到,一般可能一两个小时。

为何今年1月份的款项可以到账,相较日期更早的去年12月份却迟迟无法到账呢?客服表示,公司确实遇到了一些经营困难,但和商户的提款问题没有直接关系。

客服:我们这儿也是接到公告通知反馈就是系统的问题,支付系统去年12月份款项在老系统上,一直是有问题,切换了新的系统就没有问题了,就恢复正常到账了。12月份还有延迟,问题可能一直没有处理完。

商户投诉2022年12月的款项无法提现(记者管昕截图)

提现难到底难在哪?哗啦啦方面还回应媒体表示,2022年11月份,为满足公司业务快速增长的需求,公司按计划进行机房迁移和系统升级,相关服务迁移和升级到新机房和阿里云。同时,系统升级过程中出现技术故障,造成数据紊乱,结算和交易数据存在差异,需要人工逐条对数据进行梳理、核对,确保数据链还原。后续又因部分原始数据存在错乱情况,导致工作量剧增。由此导致所涉及的部分商户目前无法按照原定计划,也就是2023年1月底的解决方案如期完成。

不少人提出疑问,在移动支付如此便捷的当下,为何餐厅的钱款没有直接进入商户自己的账户,而是要从“哗啦啦”再“转一道”?有商户告诉记者,使用哗啦啦,客人必须在支付完成后才会出单,再进入菜品制作的环节,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跑单现象的发生。还能实时查看客单价、菜品销售情况、所有进销货以及外卖平台的信息,并算出餐厅的毛利和净利,以及哗啦啦的提现手续费是千分之3.8,低于微信和支付宝。

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彪介绍,客户资金先划转至网络平台账户,再由网络平台结算给该平台二级商户。这种行为叫“二清”,过去属于违规,现在必须要取得“支付清算牌照”才可以。

刘彪表示:“具体要看帮他(哗啦啦)做存取的(第三方支付平台)有没有相关的资质,这个资质叫做支付清算业务许可。有的企业做不到,也不愿意做这么一个有资质的平台,就是太花钱,它就挂靠,只做这么一个程序,但是我的支付清算业务是委托给另外一家由银行监管的大公司。”

资料显示,哗啦啦本身并不持有《支付业务许可证》,其金融服务能力的背后是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服务有限公司。爱农驿站于2011年获得由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预付卡发行与受理(北京、上海)业务许可证和互联网支付许可证(全国)。2013年9月,还首批获得了国家外汇管理局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试点资格。公开信息显示,爱农驿站曾因违规行为受到过处罚。

根据天眼查,哗啦啦所属的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创始人同时也是爱农驿站和北京谷泰科技的法人代表。爱农驿站的控股股东是北京谷泰科技有限公司。鉴于哗啦啦与爱农驿站的关系,有商户猜测,哗啦啦与爱农驿站是不是挪用了商户的资金。哗啦啦方面表示,所有商户的收单资金都会在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备付金账户进行处理,而备付金接受央行监管。

既然接受监管,是否还有挪用的可能?

刘彪表示:“资金监管要放在有资质的公司,这个是关键,因为我们国家对相关金融支付牌照的发放还是比较严格的,我从业内了解,取得这么一个牌照的话,对资金要求很高,至少要好几亿,所以如果有牌照的话,可能风险就比较小。”

北京市地石律师事务所律师窦冬辰也表示,按照监管要求,这种第三方支付公司代商户收取的资金均应存入特定的监管账户,这种监管账户无法被户主任意处分。

窦冬辰认为:“这种法律关系类似于信托关系,虽然资金转移给了第三方支付公司,但该资金不是公司的自有资金,其具有法律上的独立性。”

不过一位金融行业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备付金交由央行集中存管虽能有效遏制资金挪用风险,但不能绝对杜绝支付机构经营过程中出现的虚假商户与虚假交易,也无法完全避免非法交易平台传递给支付机构引发的资金风险。

至于部分商户无法找到当初与支付平台签订的服务协议,窦冬辰律师对此表示,这并不影响商户向人民法院起诉,支付平台作为格式合同的提供者,有义务提供合同文本。

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“央广网”客户端。欢迎提供新闻线索,24小时报料热线400-800-0088;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“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”线上投诉。版权声明: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转载请联系:cnrbanquan@cnr.cn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